sm0u d482 3jx4 99rz m2ii z9vk yk0i gemy z3bn txrf

国民大生活剧情介绍

1-6集

标签:游学 5l0s 澳门永利国际娱乐平台

国民大生活第1集剧情介绍

  

  泰国,曼谷,车水马龙,一个被誉为“天使之城”的繁华国际大都市,在一片树林深处的冥想会所里,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子身穿白色练功服正在冥想打坐,此人正是北京小爷王舒望

  此时,泰国机场,一个身材高挑,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的女人,正推着白色行李箱欢快的走出来。她就是陆露,一个来自中国上海的郁郁不得志的编剧枪手。陆露到处张望着,此时在她面前停下了一辆车,打开车窗却发现不是自己要等的那辆车。她失望的拨打手机,却忘了自己将行李箱遗忘在了车边。正巧这时一个旅行团过来,同时另一个男人也提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箱子,就这样两人的箱子拿错了,而陆露还浑然不觉。

  陆露一路来到冥想会所,原来她早就定了泰国有名的阿雅来时冥想课程,为自己写剧情寻找灵感。换上白色连衣服,陆露正好坐在了王舒望的旁边,陆露对周边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又因为是异国他乡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当陆露看到身边男人同自己一样黑头发黄皮肤时,内心激动起来。陆露主动与男人搭话,问她是否中国人,男人只是抿嘴一笑,见男子不说话,陆露更加不罢休,将自己的垫子往男子身边摞了摞,也不管男人是否搭理自己,自顾自的介绍起来自己。这时老师走了过来,用棍子敲了敲陆露,提醒她注意冥想课程不要讲话。陆露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又用他狡黠的大眼睛偷偷瞅了一眼旁边的男人。王舒望只不理她,心想着这女孩还挺特别。冥想课上,其他同学正端端正正坐着冥想沉思,而陆露已是睡的东倒西歪靠在了王舒望的肩膀上,王舒望将他扶正她又倒。

  此时,泰国另一边,刚刚与陆露拿错箱子的男人正是泰国有势力的大老板鲍哥的手下阿康,阿峰。鲍哥发现箱子拿错了,本该是老他太太的骨灰,现在却是一个女人的衣物。这让鲍哥很生气,从箱子里的电脑中他们发现箱子主人的信息,正是在机场见过的女人。从电脑中发现她报了冥想课,于是他们立马出发去寻找陆露。

  冥想课这边,陆露见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拿着自己的电脑来找自己,感觉不妙,大声质问他们要做什么,陆露感叹自己身处异国他乡又是女人身单力薄受欺负,忙向身边的男人求助,王舒望在沉默了一会后终于看不下去,谁想王舒望也是打不过那两个壮汉,扯了陆露就跑,但终究是人生地不熟,俩人一起套上袋子抓走了关在了一个小黑房间。

  就这样素不相识相识的两人,因为一个箱子而陷入了困境。陆露向王舒望介绍自己是个专门替人写剧本的枪手,想要写自己心中的故事,却只能是一个永远不会有署名的枪手。现在在异国他乡却被人无缘无故抓起来,陆露觉得自己无依无靠,便对王舒望说他俩此时是彼此的照应,陆露叫起了王舒望哥哥,而王舒望也坦然的叫起了陆露妹妹。“兄妹”两个从小黑屋的窗户逃了出去,没想到立马被鲍哥的人发现,于是两人和鲍哥的人,来了一场泰国街头精彩刺激的大追逃,最后,两人终于顺利摆脱追捕。

  然而,两人的衣服行李都在冥想馆,无奈,陆露和王舒望只得再次回到冥想馆。冥想馆内。阿雅老师告诉陆露,鲍哥要见陆露,并且拿走了她的箱子,陆露虽然气憤但为了自己能顺利回国,还是决定去见鲍哥,而王舒望也因为担心陆露陪她一同前往。两人被带到了一处位于岛上的酒店,然而鲍哥并没有出现,只是让他们在这等待,陆露的箱子也被归还给她。酒店内看上去一切正常,但是又透漏着诡异的气氛。

  陆露坐在海边吹风,王舒望走过来说岛上没有信号,连警都报不了,王舒望说陆露是个特别的女孩,陆露问王舒望是个怎样的人,王舒望说自己是个不思进取的人,王舒望正式向陆露介绍自己。当听到王舒望名字的时候,上海姑娘陆露一下子就笑了,原来王舒望用上海话讲出来是横竖横,“爱谁谁”的意思,两人就这样坐在海边聊天,陆露对这个帮助自己的北京小爷王舒望渐渐起了不一样的感觉。

  晚上酒店内突然停电,陆露害怕直喊王舒望的名字,过了一会王舒望拿着两束蜡烛过来,陆露想让王舒望进的房间陪自己,王舒望推脱说不能进女孩的闺房说完关上了门。

国民大生活第2集剧情介绍

  

  半夜,漆黑一片的别墅,陆露推开自己的房门,发现走廊上有蜡烛的灯光,细看,原来是王舒望坐在走廊上看书,旁边放着蜡烛,海风轻轻吹动着窗帘,海浪声伴着王舒望翻书沙沙的声音竟是如此悦耳。陆露走过去问王舒望为什么坐在这,王舒望说他为陆露站岗,两人在漆黑空荡的酒店里在烛光下,陆露向王舒望讲起了自己悲惨的枪手生活,但是她不服输,她说自己一定会成为最出色的编剧。王舒望看着陆露这个勇敢不服输的女孩目光温柔。

  海边,第二天清晨,阳光明媚,海浪声伴着陆露清脆的声音“啊,海边的你还好吗,让我们一起迎接第一缕阳光吧…….”王舒望顿住脚步,循着声音望去,女人在晨光中的身影耀眼的让他移不开目光,他看到陆露带着明媚灿烂的笑容望着自己,陆露丝巾飞落恰好落入王舒望手中,两人四目相对时光像是凝注,两人之间有种特殊的情愫在流动。

  海上空无一人的酒店让陆露烦躁,陆露提议玩大冒险,两人来到海边,陆露提议裸奔说着就脱下衣服,王舒望见状忙说“别脱,我可不想白占你这么大胆便宜”,两人最后决定比赛游泳,王舒望牵着陆露两人冲进浪花中,开心的笑着闹着。

  陆露仍然一直想着鲍哥到底为什么要把他们关在这,相反王舒望则很淡然,陆露发挥她编剧的脑洞,猜想鲍哥说不定是个大毒枭,两人说说笑笑,突然,王舒望吻了陆露,陆露楞了一下原来两人早已互相喜欢,情根深重。泰国异乡,两个陌生人,就这样不期而遇爱上了,王舒望说从陆露第一次倒在他怀里流哈喇子的时候他就觉得陆露是特别的,陆露说从王舒望第一次牵起他的手逃跑时她就爱上了,两人不问过去,不问将来,爱情来得突然而热烈。就这样两人在岛上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甜蜜生活。

  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这天陆露和王舒望正在沙滩上玩足球,这时阿雅过来了说鲍哥要见他们,两人被带离了海岛见到了鲍哥,这才知道陆露箱子拿错搞出了一个大乌龙,原来陆露和鲍哥拿错的箱子里装着鲍哥母亲的骨灰盒,鲍哥以为陆露故意破坏骨灰盒才会找人去抓他们,但是没想到骨灰盒里装的不是骨灰而是老太太为儿子做的芝麻粉,原来老太太在身前特意准备了两个骨灰盒,为的就是儿子能亲自接自己的骨灰回去。鲍哥说因为陆露才会有这个美丽的误会,他才知道母亲的良苦用心。所以他特地为了感谢陆露,把海边的酒店租下来让陆露和王舒望度假,这还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也因此王舒望和陆露成了甜蜜的一对恋人。

  回去的路上阿雅看陆露甜蜜的腻在一起,便向他们推荐树庙,树庙在泰国很有名很多恋人都慕名过去祈愿十分灵验。两人来到树庙,树下两人虔诚许愿,陆露笑着问王舒望许的什么愿,王舒望说“我的愿望就是和你结婚”,陆露看着王舒望眼里满是笑意一字一句告诉他:“我,横竖横啦”,两人就这样在泰国结婚定情。一天,两人漫步泰国街头,王舒望看到一对戒指偷偷买了下来。晚上,两人坐在海边吹着海风,陆露依偎在王舒望怀里,王舒望对陆露说:“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就算是海里的月亮我也给你捞起来”,陆露笑着说他吹牛,没想到王舒望真的起身跑向海里,陆露着急得大喊,没想到王舒望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贝壳里面装着的是一对晶莹灿烂的戒指,王舒望拿着戒指给陆露戴上,陆露激动的拥抱住王舒望,情到深处两人动情拥吻。

  陆露和王舒望这对新婚夫妇在泰国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后双双回了北京。车上陆露的闺蜜打电话过来,原来陆露并没有把和王舒望结婚的事告诉家里。王舒望带着陆露来到自己在北京的陶瓷店。毛手毛脚大大咧咧的陆露,一进门就把王舒望珍藏的爷爷留下来的瓷器手稿打了蟑螂,王舒望虽然心疼也只能看着陆露无奈的笑着。王舒望向陆露讲述了手稿本的来历,这时陆露才知道这个刚跟自己结婚的男人原来是一个陶艺手工匠人,而且对陶艺有着自己独特的坚持热爱。看着王舒望说起陶艺眼中坚毅的目光,陆露知道自己没有爱错人。

国民大生活第3集剧情介绍

  

  瓷器店里,王舒望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拿出了一对玉佩来,他告诉陆露,那是自己家从爷爷辈就传下来的宝贝。说完,他就将其中的一件玉佩亲自戴在了陆露的脖子上。陆露看到自己胸前的玉佩,不禁非常高兴,激动地一把和王舒望拥抱在了一起。

  这天,陆露和王舒望一起来到一家饭店里吃饭,不久后王舒望有事离开了,这时一个醉鬼来到了陆露的身边,他看到了貌美的陆露,一下子就对她起了歹念,不由分说地上前对她动起手脚来。就在这时,王舒望赶了过来,生气的他一下子就从身边抓过了一个酒瓶,并狠狠地砸在了醉鬼的头上,将他打得个头破血流。警察得知消息后闻讯赶来,将王舒望抓进了警局里。

  王舒望的姐姐赵姐得知了王舒望被抓的消息后,非常担心,她马上来到了警局里进行探望。结果,赵姐看到了办公室门口坐着的陆露,此时的她尚不认识陆露,她一眼就看到了陆露脖子上所戴着的家里祖传的玉佩,她便把陆露当成了一个小偷了。于是,赵姐就开始大声地嚷嚷起抓贼来,这让陆露感到了很是为难。不久之后,王舒望终于从警局办公室里被释放出来,此时的他将陆露介绍给了赵姐认识,这时一场误会才终于告以消解。

  陆露看到赵姐与王舒望两人虽是姐弟,但他们却不是同一个姓氏,她感到很奇怪。这时王舒望告诉她,当年自己的父母离婚了,他的爸爸后来又找了另一个女人,赵姐就是那个女人生的孩子,她一并和自己的妈妈来到了王家。

  王舒望等人回到家里后,陆露和赵姐同处一屋,这时赵姐开始向陆露发起难来。赵姐并不喜欢陆露,她态度刁蛮地告诉陆露,陆露和王舒望并没有按照老北京的规矩举行婚礼,陆露现在根本就还不能算是王家的人。陆露听到这样的话后,很是生气,她很快就和赵姐大吵了起来。

  陆露和自己的好姐妹马丝丝通了电话。电话里,马丝丝告诉给陆露一个消息。原来,最近有一个叫做《现场》的电影开始上映了,而且还在国外获了大奖,但马丝丝在看了剧情介绍后却发现那部电影居然好像是剽窃了陆露之前的一个剧本。陆露听到这里,感到很是奇怪。为了弄明事情的真相,她决定第二天一早就赶回上海去参加《现场》的首映式,好一探其中的究竟。

  第二天早上,王舒望一觉醒来,他却发现陆露此时已经不见了。这时赵姐告诉王舒望,现在的陆露已经赶回上海去了。

  上海的电影院里,陆露和马丝丝结束了对《现场》的观影,她们从影厅里走了出来。这时的陆露不禁非常气愤,原来经过观影的她已经发现,刚才自己所看的那部电影正是剽窃了自己多年前的一部剧作。陆露开始暗暗发誓起来,表示自己以后一定要将那个剽窃自己创意的人给抓出来绳之以法。

  就在陆露正和马丝丝说话时,王舒望却出乎意料地出现在她们两人面前。原来,此时已经知道了消息的他已经从北京赶过来了。陆露看到王舒望后,非常高兴,一把就上前和他拥抱在了一起。

  陆露将王舒望带回了自己家里。就在陆露正和王舒望亲热时,陆露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原来,陆露的妈妈在得知陆露返回上海后,就马上给陆露打来了电话。此时她已经知道陆露已经找到对象了,她便给陆露发下了通牒,说要让她限期把她的对象带到面前来给自己认识。

  不久后,陆露将王舒望带到了陆妈妈的家,她将王舒望介绍给了陆妈妈认识。不过,看上去陆妈妈却好像是对王舒望并不满意,她对陆露指责了几句后就匆匆地离开了家,还将陆露等人都晾在了屋里。陆露等人此时独自待在陆妈妈的家中,开始无所适从起来,他们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要该做些什么了。

  一段时间后,王舒望等人离开了陆妈妈的家,陆露将王舒望带到了马丝丝的面前,将他介绍给马丝丝认识。此时王舒望等人将自己在陆妈妈家所受到了冷遇都告诉给了马丝丝。这时的马丝丝开始推测起来,她觉得这里边一定是因为王舒望太穷了,穿着打扮极为普通的他因此便被陆妈妈嫌弃了。

国民大生活第4集剧情介绍

  

  陆露知道了自己的作品被剽窃后,她只身一人来到了一家影视基地,并以媒体人的身份见到了《现场》的导演顾斌。陆露此时知道顾斌就是剽窃自己作品的人,她便向顾斌采访起来,向他问起了他编写《现场》的灵感来源。此时的顾斌却是对陆露很不高兴,他开始在陆露面前支支捂捂起来,最后难以自圆其说的他还对陆露发起了脾气来。此时的陆露终于觉得自己忍无可忍了,她当面就向顾斌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她告诉顾斌,自己便是那部电影的编剧,顾斌此时已经是将她的作品剽窃了。谈话中陆露还告诉顾斌,实际上她所写的正是自己的一名同学的真实故事。五年前,她的同学陈小艾是自己的一名挚友,她们一起在艺术学院里努力奋斗着。结果就在陈小艾开始崭露头角之时,陈小艾却无意间发生了一次车祸,从此离开了人世。于是,有感而发的陆露就将陈小艾的故事给写了下来,以算是给自己的挚友进行一次深情的祭奠。

  谈话的最后,陆露与顾斌话不投机,她只得离开了影视基地。步出影视基大门的她暗暗发誓,自己以后一定要设法找到证据,将顾斌的行径给揭发出来。

  这天,陆妈妈打电话给王舒望,想约他出来见一次面。陆露知道这次的见面对于王舒望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关系到陆妈妈最终能否接受王舒望。于是,陆露就对王舒望进行了好是一番打扮,之后,她就陪同着他一起来到了餐厅,她还独自躲在了暗处里观察起来。不久后,王舒望见到了陆妈妈。陆妈妈开始和王舒望攀谈了起来,附近的陆露则利用隐藏在王舒望耳朵上的耳机向王舒望暗授机宜。王舒望在陆露的指导下,开始在陆妈妈面前假扮起大款来,他浑身上下都吐露出了一种贵族气息。陆妈妈看到王舒望的表现后,不禁非常高兴,此时见钱眼开的她终于开始对他表示出了认可的模样。不过此时的王舒望,却是觉得自己再也演不下去了,耿直的他终于摘下了耳机,开始对陆妈妈真情吐露起来,他将自己的事情全部和盘托出。王舒望告诉给了陆妈妈,自己的身份低微,而且他还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娶到陆露,与她到山里去做一对与世无争的幸福夫妻。陆妈妈听到这里后,不禁一下子就生起气来,她对王舒望大大地指责了一通,她转身离开了餐厅。

  晚上,陆露的爸爸来到了陆露的家,他开始和陆露一道做起饺子来。陆爸爸是一个开通的人,他告诉陆露,金钱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她能和王舒望过得幸福,自己就会全力地支持她。陆露听到这里后,不禁非常欣慰,她真心地体会到了真情的力量。

  这天,王舒望正待在自己的酒店房间里。这时陆露来到了他的面前。陆露告诉了王舒望自己和他现在所面临的难处。不过这时的王舒望却是没有一点儿气馁的样子,他动情地与陆露拥抱在了一起,表示说自己会和她战斗到底,直到拥有真挚的幸福为止。

国民大生活第5集剧情介绍

  

  这天,王舒望正待在自己的酒店房间里,结果就在这时,一名酒店服务员却来到他的面前,将一封律师信交到了他的手上。收到律师信的王舒望非常惊讶,他来到了一家律师事务所里,见到了将信送给他的律师蒋海涛。蒋海涛告诉王舒望,他已经接受了陆妈妈的委托,打算以律师的身份正式通知他和陆露分手。不过这时的王舒望却是感觉蒋海涛的话很是搞笑,他直言自己和陆露的事只是个人私事,与法律并无关系。不过这时,让人意外的事发生竟然发生了,蒋海涛告诉王舒望,他其实还有着另一重身份,他其实正是陆露的亲舅舅。王舒望一听到这里,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他只得马上改变了自己之前的态度,对着蒋海涛好言讨好起来。不过此时的蒋海涛看上去却是没有一丁点儿接受王舒望的意思,他还不客气地将王舒望给赶走了。

  陆露来到了剧组,她将自己收到的证据都一一摆到了顾斌面前,她想以此来胁迫顾斌交待出自己之前的剽窃事实。不过这时的顾斌,却也是开始苦恼起来。原来,顾斌之前也是被人给骗了,他从另一个公司里买来了《现场》的剧本,而那家公司告诉自己他们之前已经拥有了《现场》的完整版权,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最终还是被他们给骗了。

  就在陆露处于与顾斌的谈判僵局之时,著名演员淳于秋的经纪人汪姐却来到了剧组找顾斌办事,顾斌只得匆忙结束了和陆露和谈话,去应和汪姐去了。

  过了一会儿,顾斌来到了另一个房间,他见到了汪姐。这时的汪姐开始对顾斌大发责难起来。她告诉顾斌,现在他们剧组给淳于秋准备的新戏就要开拍了,但他们所写的剧本却是几经删改,迟迟都没有定下稿来,他们必须限期解决这个问题,否则自己就会找他们好好算账。面对着汪姐的责难,顾斌开始苦于应对起来,不过此时的汪姐却依然是一副不依不挠的样子,这让顾斌感到了极为头疼。

  就在顾斌陷于汪姐的责难之中时,陆露却是走了过来,她大度地告诉顾斌,自己可以将之前的事都既往不究,并且自己还可以试着给他们的戏排写出新的剧本来。顾斌对陆露的此举不禁感到颇为意外,不过此时火烧眉毛的他也已经没得别的选择了。

  王舒望等人看到自己的感情事业受挫,他们知道自己如果要取得成功的话,那就必须得先从陆爸爸那里打开突破口。不久后,王舒望亲自拜见了陆爸爸,并向他诚恳地表达了自己对陆露的感情,并且他还将一份礼物亲自交到陆爸爸的手上。这时的陆爸爸,已经完全接受了王舒望。他告诉王舒望,自己以后一定会尽力帮他追求到陆露。

  王舒望等人在陆爸爸的帮助下,终于准备好向陆妈妈发起“进攻”了。不久后,王舒望来到了一家古玩店,购置了一个昂贵的古玩漆盒,并在陆露的陪同下来到了陆家。王舒望郑重地把自己精心准备好的漆盒交到了陆妈妈的手上,想以此来博得她的欢心。

  王舒望等人来到了厨房准备饭菜。这时收下了礼物的陆妈妈拿着古玩漆盒来到了小区的院子里,心中带有怀疑的她把那个漆盒送到了古玩玩家李大师的手上,想让他一鉴真假。可惜的是,李大师在拿过漆盒后,却直接就说那就是一个假冒的仿品,这让陆妈妈听了很是生气。

  晚上,众人煮好了饭菜,准备在陆家举行一次欢畅的宴席。结果这时的陆妈妈却是突然发起难来,她告诉众人,王舒望送给自己的礼物根本就是一个仿品,鉴于他的卑劣为人,自己绝对不会同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此时的王舒望,开始哑口无言起来,他坚持认为自己买来的就是一个真品。不过鉴于陆妈妈此时正处于盛怒之下,他也只好暂时告别了陆露等人,离开了陆家。

国民大生活第6集剧情介绍

  

  陆露来到剧组,她将自己精心准备的剧本交到了影片的制片主任以及顾斌的手上。之后,她就开始将自己对作品的构思娓娓道来。听完她的话后的顾斌等人,都对她的想法表示了很大的赞同,他们没有想到陆露居然还有着这么好的剧作功底。不过,稍后制片主任却开始对陆露发起了一个问题,他想知道陆露之前发布过什么像样的作品。陆露这时只得如实承认自己之前并没有过什么出名的剧作。结果这时的制片主任一听一下子就拉下了脸来。毕竟在他看来,淳于秋的新戏可是一部久违的大制作,他可不能冒险将它交到一个毫无名气的小编剧的手上。这时一旁的顾斌忙为陆露说起好话来。制片主任在听到顾斌的话后,只得允诺下来,如果陆露能够设法征得淳于秋本人的同意,那自己就可以接受陆露的新剧本。

  王舒望已经认识到自己为了追求到陆露,已经不得不在上海长期久留了。于是,他退掉了自己的酒店房间,来到了一处郊外的小楼里。他见到了那里的主人陈先生,并在他那里租下了一个房间作为长住。

  这天,陆露待在自己的家里,她正和王舒望谈话。结果就在这时,她却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她便惊喜地跳了起来。原来,剧组的人告诉她,他们已经联系过了淳于秋了,淳于秋已经同意要亲自和陆露见一次面。

  不久后,陆露精过一番精心的准备,来到了淳于秋的公寓门前。淳于秋的助手将陆露引荐到了一辆轿车上,此时淳于秋正安然地坐在那里。陆露来到了驾驶座上,她准备在开车的途中将自己的剧作思路全部都介绍给淳于秋听。不过此时的淳于秋却是施行起计策来。原来,他之前并不了解陆露,为了考验陆露的真实功力,他便决定在接下来的路途中对她进行好好的一番考察。

  不久后,陆露开车来到高速路上,这时淳于秋开始发难起来,他说自己突然内急,需要马上去上厕所。不久后,陆露只好将他带到了一处男厕面前。这时的淳于秋却是一点儿都没有结束为难陆露的意思,他还故意称自己是著名演员,不能受到偷拍,她必须得先替自己到男厕所里去查验里面是否已经有人。无奈的陆露只好同意了他的要求。她忐忑地走到了男厕所里边,开始查校起来。不久后,已经排除了一切障碍的她便开始请淳于秋来到厕所如厕,不过这时的淳于秋却仍是故意表现出了一副不满意的样子来。这时的陆露,面对淳于秋的百般刁难已经是感到无可忍奈了,她终于耍起了脾气来。之后,她就一把地将淳于秋锁在了车上,还开车带着他四处游起“车河”来。淳于秋被关在车上在高速路上狂奔着,尿急的他终于不得不开始对陆露苦苦讨饶起来。

  陆露对淳于秋进行了一番折腾后,终于将他放下了车。此时的她觉得淳于秋在之前的行为中已经大大地伤害到了自己的自尊,她对他大发脾气了一番,甩手离开了。

  让人意外的是,受到陆露刁难后的淳于秋却是并无难过,他还暗暗对陆露赞扬起来。毕竟陆露是一个有性情、敢作敢为的人,自己的新戏正是缺乏了像这样的一名编剧。

  不久后,淳于秋找到了汪姐,表示自己已经决定了要将陆露确定为自己新戏的编剧人选。

  顾斌得知了淳于秋的决定后,非常高兴,他将消息告诉给了陆露。结果此时的陆露却是非常的抗拒,她说自己之前已经被淳于秋的“大牌”脾气给折磨惨了,自己再也不会担任他的编剧。不过这时的顾斌却是对她好言相劝起来,毕竟能得到给淳于秋写剧本的机会不是人人都可以获得的,她以后很可能就会由此打开突破口,迎来自己编剧生涯的高峰时光。

网络微评
? ?
郑恺 袁姗姗  

导演:夏晓昀

编剧:王丽萍、鲁琦、张洋

出品公司:上海文广、儒意、吉翔、贯一、上影、尚世、共婵娟、小猎豹、火神[3]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